www.yabo.com飞盘何以在年轻人中火“出圈”

0 Comments

在飞盘运动的寒潭里“冷”了近16年后,张坤和一阵不知来处的热浪撞了个满怀,他眼见人们被热浪吸引,聚在一起又制造了新的热浪,寒潭霎时间成了一片蓝海。

从去年春天开始,北、上、广、深等城市的运动场上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飞盘局,此后,时尚潮流媒体和社交平台进一步助推,让飞盘运动迅速成为年轻人新的社交货币,而随着流量抵达的还有关于其运动属性、性别问题、参与动机等话题的讨论,而“交锋”背后,这项新兴崛起的潮流运动已不满足于以陌生又熟悉的形象示人,参与者希望它能被“更完整地看见”。

“真没想过会那么火。”作为国内最早一批飞盘玩家,被称为“北京飞盘教父”的张坤对突然的忙碌有些纳闷儿,即便2019年决定全职经营飞盘时,他也未曾想象过这项小众运动能破圈至此,更何况2020年疫情突至,很多线下活动完全停摆,张坤本以为事业会持续冷下去。

2005年,还在读大学的张坤从苏格兰朋友口中听说飞盘时,这项起源于美国的运动在中国的玩家几乎均为外籍人士,“当时全国玩家人数大约三位数。”毕业后,他进入一家国企从事计算机相关工作,飞盘重新进入生活,此后他和朋友成立了一个大多数由国内玩家组成的俱乐部“Beijing Bang”。2019年,在职场感到倦怠的他决心在飞盘圈扎根,每周几场固定教学和他主动敲门找来的机会像头灯一样,照不到远方,但能照亮脚下的路。

张坤见过“没有一个人的足球场”,主动推广时也被问过:“飞盘不是跟狗玩的运动吗?”因此,短视频平台上飞盘的内容逐渐增多能触及他敏锐的神经,可他没料到,复工复产后,这些线上的“苗头”变成了线下涌入的新玩家,“很多人是看了短视频,好奇才过来的。”他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疫情对人们健康观念的改变以及信息传播方式的更迭为一些小众运动提供了破圈的空间,“即便火的不是飞盘,也会有其他项目顶上,恰好‘天选飞盘’。”

可这阵风愈演愈烈,去年开始,飞盘在各种综艺节目中频繁出镜,加之明星效应,让这项运动加速进入大众视野,到了下半年,社交媒体成为了新的阵地,根据某社交类APP今年1月份发布的《2022十大生活趋势》显示,过去一年里,飞盘相关内容的发布量同比增长6倍,今年清明假期,该App上飞盘相关的搜索量比去年同期增长约24倍。

线上的火爆继续投映到现实,张坤表示,现在每天有课是常态,俱乐部人数比之前翻了几番。变化几乎是在一夜间发生的,据媒体报道,去年在北京东枫体育公园例行举办的PICK UP活动从20来人到每次80人满员,仅用了不到两个月。

“不玩个飞盘都觉得自己不时尚了。”社交媒体中常见的文案为新晋入局者找到理由。“以前在北京玩飞盘,基本说在哪个俱乐部大家都知道,今年开春以后,每天都能听到有新的俱乐部出现。”毕芷萌曾在2020年冬天看过张坤组织的一场极限飞盘活动,那是她第一次近距离观看飞盘比赛,但直到去年她才成为飞盘玩家,“一开始觉得他们都玩得特别好,水平很高,我作为新人融入不进去。”但男女共赛、没有裁判等有别于传统体育项目的特质吸引了她,坚持并进阶之后,她于去年9月成立了一个专门针对新手玩家的飞盘俱乐部“友友Friensbee”,“希望有这样一个俱乐部能帮助更多新手消除陌生感。”

毕芷萌注意到,张坤组织的活动也渐渐增设了新人组,她意识到,飞盘正从一个相互熟悉的小圈子迅速裂变细分,呈现出供不应求的趋势。

在大量的科普帖中,极限飞盘被介绍为“融合了橄榄球、足球和篮球玩法,让玩家分组在场地内通过各种战术方式的跑动,传递飞盘到达预定区域从而得分的游戏。”没有肢体接触,门槛不高,对参与人数和场地、器材的要求不苛刻,同时具有极强的趣味性和社交性,飞盘运动具备迅速“拉新”的基础。但其天生自带的平权、自由、运动员精神更是触动当下年轻人的关键。

“不像一些传统团队竞技运动需要一定基础,飞盘能快速上手,很快就能从运动中获得成就感。”毕芷萌表示,“玩几次就能拍出比较出彩的照片也是飞盘能占领社交媒体的一大原因。”作为体育爱好者,她也参与攀岩、潜水、跑步等运动,但在她看来,飞盘特殊的吸引力还体现在“飞盘精神”背后的教育意义。由于发起之初受到上世纪60年代后期美国反主流文化的影响,极限飞盘比赛不设裁判,任何争执由场上运动员来协商解决,“参与者们得凭借良好的运动精神来保持比赛的公平公正。”

有飞盘旋转的绿茵场上,每一次接盘和传递,无论成功或失败,都会有人大声呼喊“Nice catch”(接得好)或鼓掌以示鼓励。而在每次比赛结束后,队员都会围成一个圈,介绍自己或表达对比赛、队友的看法,毕芷萌表示,“团队运动的社交属性就是在一点一滴中实现的。”

此外,在飞盘比赛中,接到飞盘的运动员不能再次移动,只能通过传递完成进攻或者得分,飞盘落地或者出界则交换进攻权,“你不可能像马拉多纳,一个人过一群人,个人的绝对天赋不能直接致使团队获胜。”张坤表示,这样的规则或许更能体现“公平”,而且“公平”还表现在男女共赛,“男性的力量和女性的准确度实现了融合。”

“在这项运动中,女生也可以通过自身的优势成为团队中的一名猛将。”小红书运动博主马鸽在“飞盘”相关话题中表现活跃,她分享的飞盘装备和专业建议受到广泛好评,在她看来,飞盘是一项对女性十分友好的运动,“女生不是,也不需要被保护,更多是想得到赛场上的认可,享受和队友配合最终赢得比赛的快乐。”

但不可忽略的是,不少博主评论中也会出现一些围绕性别、运动目的等展开的质疑。在马鸽看来,“最近风评给我热爱的运动蒙上了一层看不见的纱,但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运动本身是没错的。问题根源大概是飞盘运动没有真正普及,同时对女性的固化思维深入人心,这也是女生对其他体育项目积极性不高的原因,所以,当有这样一项运动出现时,大众不应该鼓励吗?”

马鸽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一开始大家可能是带着社交目的去参加飞盘活动,但接触飞盘后,更多人是带着体育精神去享受这项运动的,“踏上场地的一刻,心中的杂念全部消失,KPI、OKR、客户需求、周报日报统统抛到脑后,这是极限飞盘的最大魔力。留在当下的只有冷静观察、果断传接盘、摆脱防守、达阵得分,除工作以外的时间,我们也要认真对待。”

当更多人看到飞盘的魅力,跑马圈地也在迅速进行。可泥沙俱下,飞盘项目大众化的过程中逐渐出现了一些“变味”的情况。例如,为了招揽新玩家,一些新成立的俱乐部修改了飞盘规则,降低难度,有的甚至只针对女性玩家降低门槛;也有俱乐部则在社交平台上打出违背专业知识的广告,噱头为王。

“不知道怎么挑选俱乐部也是新手遇到的困难之一。”毕芷萌建议,新手参加活动前,尽可能先通过科普类的视频和帖子对飞盘运动有个初步了解,其次,向主办方询问教练和俱乐部的相关信息,“行业需求过大导致教练上岗速度很快,但至少得熟知规则,技术达标”,同时,尽量选择活动举办经验较丰富的俱乐部,“专业性保障更高”。

行业崛起如潮水迅速涨起,毕芷萌却看到了潮落的一面。“纯新手的活动,可能一开始100多人,一两个月后,留下来的只有10%-20%。”她表示,一部分参与者不乏“打卡”心态,“像看展、打卡咖啡厅一样,尝尝鲜。”但留下来的人就容易转化为深度用户,为了让他们能找到更适合的运动场景,就需要组织者更加细心,“例如,零基础的玩家学了一段时间后,需要进阶的活动;喜欢拍照的可以专门组织摄影局;有的局要求特别卷,匹配的队员就得实力相当。”此外,还有专门的女生局或是球衣主题局,“让飞盘和其他运动文化结合在一起。”

项目的发展在社交媒体上也有了变化,搜索“飞盘”内容,除了穿搭和美照之外,“俱乐部汇总,避免踩雷”“入门级装备血泪史”“二人适用的飞盘跑动训练”“飞盘出手怎么总是抖得厉害”等更专业的话题数量剧增,而活动覆盖城市也已延伸至武汉、杭州、南宁、九江等更多城市。此外,今年4月,教育部印发《义务教育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2022年版)的通知》,极限飞盘作为新兴体育项目被正式列入义务教育阶段课程。

“这个项目一直在发酵,只是沉淀下来的东西开始发力了,香味就出来了。”张坤表示,劲风背后是10多年前那些玩家的坚持,器材、装备厂商的继续深耕,“我们就像种子,长成了不太明显的小树,但一直在,遇到一个好天气就长起来了。”但他表示,随着项目持续火热,震荡不可避免,“‘百团大战’往后就是教练的稀缺、俱乐部如何持续经营、有质量的产品稀缺等问题,但是肯定不会倒退回去了。”他坦言,自己并不知道何时是波峰,毕竟作为在寒潭里“冷”了10多年的从业者,波峰波谷看似有关也无关,“坚持做下去就好了,任何行业从来不缺掺和的,但从来都缺踏踏实实干活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